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支玫瑰。

关于方锐和林方的一些碎碎念

间歇性的疲惫和三次生活里的忙碌很容易让人无比乏力,之前感觉自己真的没有能力再写点什么东西了干脆就停了笔没再尝试写了,甚至直接将过往的产物全部仅自己可见,也不知道是欺骗自己还是欺骗谁。

今天做PPT的时候看了看时间才恍惚想起来是方锐的生日了。愣了一会儿莫名有些难过,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忘了这件事,还是因为发现自己就算记得好像也做不了什么了,就连以前勉强入目的文字都没有了。

我反复看了好久自己曾经写过的东西,最后还是决定公开了出来,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看,但我还是想让他们留在这,证明我来过,证明我还喜欢他们。

最后还是跟锐仔说个生日快乐,希望少年如风般自由,一路勇往直前,依旧灿烂夺目。

林敬言生贺活动【与林书24H】总结

活动终宣。 

策划/叶州@鹤栖州 


活动圆满结束,感谢各位老师辛苦产出。


【文】00:00@鹤栖州 

彼时夕阳收回最后一点光芒,悄然点亮的路灯倾泻一地,洋洋洒洒的光辉落在林敬言的身上,让他沐浴在暖色的光辉里。

长夜的尽头是代表希望的曙光,他们并肩前行。

与光同尘。 


【文】01:00@击空明兮溯流光 

回首来时路,愿岁月未改 。


【画】02:00@周密 

和光同尘。 


【文】03:00@查无此人 

《引灵》 

百年间,林敬言如冰似...

【与林书24H/彩蛋】我有一个让世界圆润的梦想

一个踩着时间的尾巴写出来的沙雕小剧场。

灵感来源和亲友的夜聊。

3/70


林敬言有一个奇怪的体质。

但凡是他手里有相对尖锐一点的东西,那么不管他多小心,都还是会在自己手上划出一个口子,甚至更多。

诸如小学学习用圆规画圆的时候被划得满手是小口子,或者是用小刀削苹果时顺带给自己手指开个光,再甚至是晨起洗漱的时候手指碰到老式的剃须刀成功见红。

因此,他曾经一度不用看见尖锐的东西,就是听见都能条件反射一样的手指一疼。

年少不识事的时候总会因为心理阴影而做上那么一两个梦,梦想着世界能没有尖锐的利器,甚至是连人们的脾气都可以是温润而不锋利得伤人。

当然,这是...

【与林书24H/00:00H】与光同尘

0501林敬言生日快乐!

全文1w+ HE

1/70


1.

屏幕上熟悉的身影倒地,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观众席上的人们看着唐三打的血条在一个个接踵而至的拳头落下之际缓缓清空,而在林敬言眼里看来,灰色的屏幕和诺大的“失败”二字则是一下子抽空他仅存的一点力气。

“以下克上。”

他看着击败自己的年轻人微笑着和自己握手,然后又目送着对方离开,腹腔弥漫着的酸涩感让他很想就此蜷缩起来平复不适,但多年积累的意识让他勉强掩饰住积淤着的不甘。

林敬言冲走上前的司仪笑了笑,然后又向四周挥了挥手,最后默默地走下了场。

“老林!”

方锐在看到林敬言下场后第一时间就迎...

《可乐兑风油精》

补档


我后来怀念过在呼啸里度过的每一个夏天,也在深夜梦到过你离开的那天。那天很热,我清楚地记得,因为我刚好开到了一瓶漏气了的沙示,打开以后是空落落的,只剩梅叶冬青混着汽水之后变了味的甜腻,让人感觉空气都是黏稠难以呼吸的。

 


“老林,我想喝沙示了。但我忘了这里不是G市也不是呼啸,在H市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所以只能想着了现在。”


方锐自我调侃的声音通过话筒,从H市带着电流的杂音一起传到Q市的林敬言耳边。听到沙示这两个字,林敬言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又闻到了那一股甜腻的风...

© 鹤栖州 | Powered by LOFTER